兼顾生活品质和安全晚期肺腺癌也可出国旅行享受生活

338次浏览

一名65岁女性,被诊断晚期肺腺癌,由于曾经陪伴罹患肺癌的先生抗癌,因而非常害怕治疗副作用之苦。收治这位女性的振兴医院胸腔内科主任陈威廷回忆,该患者先后使用了第一二代 EGFR标靶药物、化学治疗,因为疾病恶化改以第三代 EGFR标靶药物治疗;患者自述只有腹泻、皮肤等轻微副作用,甚至还能去中国旅行,之后又控制病情达20个月,从诊断晚期肺癌至今已经4年半,仍维持不错的生活品质。

肺腺癌多晚期 这些危险族群要小心

陈威廷主任表示,过去认为肺腺癌以女性较多,但近年男性也不少,通常有家族史,厨师、家庭主妇等职业史,或曾因肺炎在肺部留下疤痕组织,以及居住空汙严重地区都是高风险族群。建议高风险族群透过低剂量电脑断层筛检,若肺上叶有异状属于肺癌的机率较高。

为何肺腺癌发现时多晚期?陈威廷主任解释,肺部没有神经,除非肿瘤长在肋膜上,才会痛或喘,或者靠近气管,可能会咳嗽。然而,许多患者肿瘤不在特殊位置,等到肿瘤过大,侵犯气管、压迫肋膜才有症状。根据临床经验,过去近2/3至3/4患者诊断时多达晚期,无法开刀根治。

肺腺癌标靶药物治疗 先行基因检测 

针对晚期肺腺癌治疗,陈威廷主任说明,基因检测是例行工作,如果有「驱动基因」(driver mutation)的基因变异,可考虑标靶药物治疗,若没有基因变异,可考虑化疗或免疫疗法治疗。其中,台湾约6成肺腺癌患者属于EGFR突变,适用EGFR标靶药物治疗,但标靶药物无法根治肿瘤,只能控制癌症生长一段时间。


兼顾生活品质和安全晚期肺腺癌也可出国旅行享受生活

肺腺癌EGFR标靶药物如何选? 追求长治久安兼顾生活品质和安全

EGFR标靶药物已从第一代发展至第三代,应该如何选择?陈威廷主任认为,标靶药物治疗要与病人充分讨论副作用,选择让病人生活品质好的药物,才能长治久安。目前健保给付第一、二代EGFR标靶药物作第一线治疗,可延缓抗药性产生的时间约10-12个月,两者疗效相当,但副作用有别。

「少数人全身严重出疹子、有些因甲沟炎痛到无法走路,还有人会腹泻,可能放屁就失禁,需包尿布出门。虽然肿瘤控制了,病人生活品质却很糟,其实没什幺意义。」陈威廷主任提到,有的老人经不起腹泻,至于女生爱美,怕长痘痘、甲沟炎,就可以选择皮肤副作用较少的第一代标靶药物治疗,但第一代标靶药物有肝指数上升的副作用,严重等级的比率低但仍需定期监测肝功能。

EGFR标靶药物 晚期肺腺癌一线新选择

「如果病人感觉副作用太大,可以与医师沟通,甚至考虑换药,大部分不影响疗效。」陈威廷主任建议,目前台湾核准上市的第一线标靶药物有很多个,第三代EGFR标靶药物也是第一线治疗选择之一,且国际治疗指引优先推荐,可延缓抗药性产生的时间达近19个月,也有标靶药物相关之副作用。

陈威廷主任补充,第三代EGFR标靶药物最初是针对抗药性基因T790M的肿瘤治疗;然而,临床发现,它也对 EGFR基因变异有效,所以也是临床上第一线治疗的考虑之一,能否延长存活时间,也即将在九月底欧洲肿瘤年会(ESMO)发表。

肺腺癌治疗不舒服不要忍 多与医师讨论

「若患者体力许可,任何想完成的事情都要去尽可能达成。」陈威廷主任鼓励晚期肺腺癌的病人,目前肺癌治疗进步,最重要的目标是维持生活品质,并尽可能延长生命。除了不要听信偏方,配合医师治疗,注意作息、免疫力,生食不要吃,只要有不舒服,都要与医师反映,调整治疗方向改善。

*罹肺癌7年 选对标靶精準治疗让他陪女儿上大学

*肺癌脑转移昏迷 肺癌标靶治疗后清醒

*沉默杀手肺腺癌 国际标靶治疗新趋势



喜欢本文请按讚并分享给好友!

相关推荐


上一篇: 下一篇: